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99|回复: 0

我爱我家 作者:邓崇德 · 推荐人:四川李成忠

[复制链接]

73

主题

85

帖子

35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359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

发表于 2015-8-18 08:34: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龙 于 2015-8-18 08:37 编辑

我爱我家

·邓崇德·

    “想要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华丽的地方,在我困倦的时候,我会想到她......”深情、温馨的旋律把我零散的思绪串联起来,沿着家门口那条蜿蜒的线,穿越时光隧道,回到五十多年前我记忆中的第一个家。五十年风风雨雨,五十年相濡以沫,五十年勤劳致富,成就了我们一家人梦寐以求的小康生活。娘娘(本地对奶奶、婆婆的尊称)亲手种植在户外塘边的三棵香樟树见证了整个过程。
    我们第一个家的确没有“华丽”可言,甚至非常寒碜。唐代大诗人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叙述的场景,大体和我记忆中的老家差不多。据老父亲讲,我们的祖辈从外地迁徙到这里大概是1962年,那时我们四弟兄都还在“瓜国”遨游,是命运之神将我们聚集在一起的。从我记事那天起,我就知道自己出生在一个“贫下中农”家庭。其实我们的祖辈并不是那么穷,虽说是佃户,但那个年代每年也有几百担收成,家里还喂养了10多头大牲畜,依然一户“小地主”姿态。由于我们祖辈乐善好施普济众生,加之自然灾害频发,家景每况愈下,到老爷这一代时,居然就跨进了“贫下中农”行列。当然也赶上了“根红苗正”的年代,我们四兄弟也在这“无尚荣耀”的光环下健康成长。真应了一句老话:“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这人世间有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具有戏剧性,有一些是不随人的意志转移的,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我家祖辈积德向善福及子孙,让我们家穿越了一个又一个辉煌。这是后话暂起不表。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狗窝”。我们家境虽然清贫,但一家人其乐融融,到也温馨无比。父亲在当时的村小当了一段时间教师,又在村里做了两年会计后,一个偶然机会在人民公社谋到了一个小小“八大员”职位。由于工作关系,利用业余时间,练得一手好字,特别是那手正楷毛笔字方方正正苍劲有力,深受乡亲们青睐。就是到现在我们村不管哪家办红白喜事,基本上都是我父亲帮忙记录“人情簿”。因此父亲常常教育我们说:字是打门锤锤,必须好好练习。只要一有空,他就逼迫我们练习毛笔字。不但手把手从握笔、起笔、运笔、驻笔,“点横竖撇捺弯钩”等最基本的功夫开始教起,还买来字帖让我们临摹练习。为了提高我们的学习兴趣,父亲还从他的零花钱中拿出一部分成立“书法奖励基金”,只要有一点点进步,他都要给予每篇1——5分钱的奖励。在这种现实利益的“诱惑”下,我的毛笔字水平提升很快,从小学到初中毕业,班上的黑板报基本上都是我包了,有时别的班忙不过来,也请我去帮帮忙,我也在同学们羡慕的眼光中乐此不疲。虽然后来在书法领域没有多少造诣,但却在我幼小的心灵上埋下了文学艺术爱好的种子。
    母亲中师毕业后,就在我们邻村一所小学当教师。母亲是我的启蒙老师,每天当太阳从地平线冉冉升起,第一束阳光照射到老家门前那条弯弯曲曲的线上时,我像“小尾巴”一样紧紧跟着母亲,伴随着提包里有节奏的马蹄钟“嘀嗒嘀嗒”声,风雨无阻地奔波在“家里——学校”一条线上。踏着晨曦万丈霞光,清风扑面,令人神清气爽;刚从睡梦中惊醒的小鸟,唱起了欢快的晨曲;路边的小花小草,在甘露的滋润下也显得格外精神。母亲经常利用这短暂的半个多小时给我开开“小灶”,帮我回忆一下头天的课程,提示一下当天要注意的重点知识。特别是经常给我讲解作文的主题提炼、段落结构、遣词造句等等,让我受益匪浅,给我的文学梦插上了翱翔的翅膀。放学回家,母亲还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辅导我学习新知识。那时我们家穷,买不起小黑板,母亲就用粉笔在老家大门上教我写字、识字。印象最深的是写我名字,本来我名字笔画就多,结构复杂,我一时半会也没有学会,母亲就耐心细致地给我讲解每个字的结构,说:“崇德”两字虽然复杂,但很有意义。这两个字出自孔子《论语》顔渊篇第十二:“子张问崇德辩惑。子曰:主忠信,徙义,崇德也”。并且母亲还详细给我讲解这句话的意思,让我对《论语》这部经典巨著有了初步印象。当然母亲更希望我能够象名字一样,经常加强个人素质修养磨练,不断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平。
    写到这里,我想起清朝大才子、《四库全书》总纂官纪晓岚的两句诗:“睡草屋闭户演字,卧樵榻弄笛书符”。不正是我们这个家的真实写照吗?那时农村经济不发达,我们国家又经历一场旷日持久史无前例的灾难,尽管父母亲呕心沥血省吃俭用,我们一家人仍然在温饱线上下徘徊。住着茅草屋,吃的粗杂粮。最揪心的是雨季来临,“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已经腐朽的茅草根本抵挡不住瓢泼大雨的倾泻。这时我们四兄弟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忙碌着准备锅碗瓢盆,四处寻找漏雨的地方。“屋漏偏遭连夜雨”。有时为了家里不变成“池塘”,我们四弟兄要轮流排班坚守阵地,弄得像打仗似的。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胜利召开,拨开了笼罩在中国人民头上的迷雾,“割资本主义尾巴”已被历史的车轮碾得粉碎,中国大地上积聚太久的经济发展热情井喷式地爆发出来,随着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落实,到处呈现出一遍欣欣向荣的景象。瞅准机会,父亲买回鱼苗,引进蜜蜂,轰轰烈烈地干起了“人欢鱼跃”和“甜蜜事业”。秋收季节,还“熬红苕糖”补贴家用。利用苕渣,我们还养起了大肥猪,每年要出栏两三头。还是农村那句俗话说得好:“穷不丢书,富不丢猪”。渐渐地我们家开始殷实起来了。
    经过短短三年积累,在1982年的8月间,一座六列七柱的大瓦房就取代了陪伴我们整整二十年的茅草屋。上堂屋正梁那天,我特意从学校请假回家,见证我家历史性转变那一刻。随着“掌墨师”一声令下,帮忙的众乡亲便把一根挂红的香樟大梁缓缓升上屋顶,恰如其分地安装到预定位置。此时,早已预备好的鞭炮便“噼里啪啦”地响彻云霄,回荡在山坳。为了祝贺我们家新建大瓦房,幺舅特地请人用繁体字做了一张“畫棟雲飛”的匾和一幅木制对联,上书“桂放清香新居落成為事業,蓉開麗色華堂異彩映千秋”。被老父亲端端正正地挂在堂屋正中和最显眼中柱上。为了纪念新居落成,父亲也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两株桂花树种在院子里,这才圆了“桂放清香”的祝愿。
    新家落成,我们结束了预防屋顶漏雨的尴尬,而且四个弟兄还一人一间,不久电灯也拉进了家门,彻底告别了“煤油灯”的历史。在这个崭新的环境中,我给自己弄了一个像模像样的小天地,卧室兼书房倒也方便实用,学习兴趣倍增。除了学习课本知识应付“中考”外,也读一些课外书籍,比如《钢铁是怎么样练成的》、《安娜卡列尼娜》、《简爱》、《格林童话》、《论语》等等,知道了“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深刻含义。学到了很多课本上没有的新知识,对扩展自己的知识面起到了关键性作用。此时我才明白母亲以前的良苦用心。从庭院里两颗挺拔的香樟树阴下出发,带着满身桂花清香和母亲殷殷嘱托,沿着家门口那条蜿蜒的线,我跨上了人生绚丽的舞台。新居落成的第二年,我以全县第五名的优异成绩考取了当时为数不多的部属重点中专——四川省林业学校,开始了精彩的人生之旅。后来,三个弟弟也陆陆续续从老家门口那条线上跨入大学、中专的大门。从此这条线便成为母亲望眼欲穿的牵挂。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晃我们四弟兄相继成家立业。时光的年轮也转到了2006年。“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小康景象已在国人心中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看到硐底槽不时有栋栋楼房拔地而起,父母心里痒痒的。而且面子也挂不住,中国人最讲究面子,农村尤为严重。毕竟我们家在当地也是有头有脸的,无论如何也不能太落后于人了。这是我们家再一次飞跃的大事情,不能掉以轻心,必须有一个周全的计划。既要满足农村生产生活的需要,又要有时代特点,还要美观实用,更要考虑休闲娱乐等等。不久,在大家的建议下,一个小康之家的蓝图在心中绘就,如东升旭日照亮了家人们的胸膛。
    万丈高楼平地起。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建设资金才是最大的问题。好在此时父亲“甜蜜的事业”也渐入佳境如日中天,硐底槽到处是我们的蜂群,春秋两季,父亲不是这里采糖就是那里取蜜,虽然忙得团团转,心里却比吃了蜜还甜。母亲小学高级教师退休后,在中央连续几个一号文件的鼓舞下,余热献给众乡亲,轰轰烈烈地办起了竹料场,既方便周围老乡出售竹料,又有一定收入。从此我们家开始向富裕的小康之路迈进。我们四弟兄大学或中专毕业后,从线的那端陆续回到这端,顺利走上工作岗位,算是了却父母的最大心愿。并且也能为家里作一点贡献了。因此,春节年夜饭后,父亲郑重其事地把一家人召集到火炉边,正式提出了新建楼房事宜。在团结、友好、和谐、民主的气氛中,大家出主意,想办法,集思广益,经过反复商议,家庭会议一致决定立即拉开新楼房建设的帷幕。
    说干就干。父亲翻出“皇书”反复推算,选定了黄道吉日。并聘请了施工队伍,签订建筑合同。众人拾柴火焰高。一切准备就绪后,我负责的水泥、钢筋、地砖、墙砖;二弟负责的板门、石粉;三弟负责的预制板;四弟负责的铝合金窗、石头等一应建筑材料陆续到位。在一阵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定位、划线、挖基、垒石、浇筑、砌砖、盖板......等等工序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或许只有经过自己辛勤劳动获得的成果才是最甜蜜的吧。所以在我们家新建楼房的过程中,我们家人不但做施工和监工、还兼做小工。只要一有空,我们四兄弟便回去帮忙,感受到劳动带来的快乐。
           说话间,两楼一底的新楼房便奇迹般地在原基上耸立起来。我在感叹现代科技突飞猛进时,也感受到人们思想意识日新月异。在施工人员的建议下,我们的新居不仅仅满足生活居住的需要,更多的还考虑了休闲娱乐的需要,设置了堂屋、书房、电视室、棋牌室、饭厅等,户外庭院内也修建了花园、菜园、鱼池、水塔、车库等。在新楼房快完工的时候,台球、乒乓球、羽毛球场地也陆续建起来了。应孩子们的要求,我们还在那两棵经历了半个世纪风风雨雨仍郁郁葱葱的香樟树之间架起了秋千。刹那间,孩子们银铃般的笑声便回荡在院内。前人种树后人乘凉,这话一点不假。老父亲也把那些早已吐蕊放香的桂花移植到堂屋大门的两边,优雅、馥郁的环境居然吸引了两对小鸟来此安家繁育,给我们的庭院增添了无限生机。新居正式落成那天,我们买来8挂“大地红”鞭炮,4件88响礼花,一家人欢天喜地把老父亲亲自撰写的“门仰笔峰兰室悠然著文章,屋枕黄龙奇石巍然立华堂”的对联工工整整地贴在门柱上。后来,父亲还请人做了一块“德翰瑞康”匾额挂在门厅正中,以表达我们崇尚道德教化的书香之家过上了幸福安康生活的悠悠情怀。现在每到星期天、节假日,我们兄弟们便邀约常回家看看,不但尽尽儿女孝道,也享受休闲度假的乐趣。
    “有意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柳成荫”。儿时埋藏在我心底的文学种子,在这绿意葱茏、香飘四溢的小院中萌发。静坐书房,一幅字画、一盆秋兰、一杯清茶、一段名曲、一柱檀香、一本诗书,让自己赏心悦目,文思流畅。经过多年日积月累居然颇有收获,不但出版了散文集《心泉叮咚》、诗画集《守望》,杂文集《心灵感应》,还相继被中国摄影家协会、中国散文家协会、四川省作家协会批准为会员,也算圆了自己一生的最大的梦想。又是一个“桂放清香”的时候,我为新家的落成写下了这几句话:月宫飘桂子/散落到我家/父母相携度年华。数度饱经风霜/喜得满庭芬芳。淡黄的花蕊/辍满枝头/尽情绽放歌唱。轻柔的晚风/送来醉人的幽香。我酌一壶老酒/对饮穹苍/杯中约几人/明月已近窗。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有了强的国,才有富的家。我的“小国”一次又一次变迁,一次比一次“华丽”,变化的是经济状况,房屋结构和心情,不变的是浓浓的亲情和爱意,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这半个世纪以来,发生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奇迹,亿万农民孜孜以求的梦想,不正是在这三部曲中变与不变吗?或许我老家院内那两棵枝繁叶茂的香樟树可以作证。
    我爱我的国,我爱我的家。

作者简介
    邓崇德  笔名邓号。男 汉族 四川省长宁县人,研究生学历,现任长宁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县文联主席。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摄影家协会会员、长宁县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曾有两千余件新闻、文学、摄影作品散见报刊。结集出版了个人诗画专辑《守望》(中国摄影出版社2012年10月出版发行),散文集《心泉叮咚》(人民日报出版社2005年5月出版发行),《心灵感应》文集(宜宾市新闻出版局2001年出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