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61|回复: 1

甘肃陇西走廊中的战争

[复制链接]

5

主题

5

帖子

3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1

积分
32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

发表于 2015-6-11 11:38: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明、元在陇西走廊的战争,明初移民和茶马互市
  1368年,朱元璋在应天府称帝,建立明朝,派兵北伐,陇西走廊是明朝和元朝争夺的热点,李思齐弃潼关、走凤翔、退临洮。明洪武二年(1369年)四月,徐达驻兵陇西,派副将冯胜攻临洮。土司赵琦投降、李思齐前后受敌,归降于渭源庆坪。接着邓愈进克河州,元朝吐蕃宣慰使何锁南普投降[15]。洪武四年(1371年)夏四月丙戌,傅友德按照朱元璋旨意“若出不意,直捣阶、文,门户既隳,腹心自溃。”急速由陕入甘,扬言进攻金牛峡(今陕西宁强境内),实则引军趋陈仓(今陕西宝鸡东南),攀援山谷,败蜀将丁世珍,攻克阶州(今武都),蜀人毁掉白龙江桥阻挡明军,傅友德修桥渡过白龙江,破五里关(今甘肃文县北)攻下文州,进而渡白水江攻下绵州[16]。此路即邓艾灭蜀所走阴平道也。故古人有云:“夫攻蜀者,不可不知阴平。守蜀者,固可不知阴平乎?[17]”

   《明史》载:“天下既定,度要害地,系一郡者设所,连郡者设卫。大率五千六百人为卫,千一百二十人为千户所,百十有二人为百户所。所设总旗二,小旗十,大小联比以成军。其取兵,有从征,有归附,有谪发。从征者,诸将所部兵,既定其地,因以留戍。归附,则胜国及僭伪诸降卒。谪发,以罪迁隶为兵者。其军皆世籍。[18]”洪武年间,天下安定后,为了满足壮大武力,扩充兵员的需要,朱元璋设置卫所,军民分籍,实施“卫所制”,属于自给自足的军屯类型,卫所制规定军队士兵的主要来源为“籍选”,即从世袭的军户籍中抽丁而来,每户派一人为正丁去卫所服兵役。而且正丁服役于卫所,必须携带家属,以安定生活并生儿育女。洪武三年(1370年),明朝设河州卫,任命何锁南普为河州卫指挥同知。置千户所八,军民千户所一,百户所七,番、汉军民百户所二,辖区包括今天的甘肃省临夏、甘南以及青海省的黄河以南的黄南、海南地区。洪武十一年(1378年)设岷州卫。洪武十二年(1379年),洮州十八番族叛,李文忠与西平侯沐英合兵讨平之,筑城东笼山南川,置洮州卫[19]。这三卫与洪武六年(1373年)所设的西宁卫合称为明朝的西番诸卫。四卫的建立奠定了明朝在甘青藏区的军政基础。

  随着卫所的建立,大量士兵及其家属也进入这一地区。对于这些地区士兵的来源问题,较早进行研究的是顾颉刚,他在《西北考察日记》中写道:“此间(临潭新城)汉回人士,问其由来,不出南京、徐州、凤阳三地,盖明初以戡乱来此,遂占田为土著。其有家谱者,大都皆都督佥事、指挥佥事及千户、百户之后。宋氏,明指挥佥事宋忠之后,克家自云系徐州屯头村人。若赵、若马、若杨皆自谓南京紵丝巷人。此间有民歌曰:‘你从哪里来?我从南京来。你带得什么花儿来?我带得茉莉花儿来。’洮州无茉莉花,其为移民记忆中语无疑也。[20]”柯杨教授在此基础上对当地流传的口述历史与民风民俗进行考察后认为是明初征西将领徐达、沐英、李文忠、金朝兴等人的部下,多属当时应天府、凤阳府人氏,人数不下十万之众[21]。除此之外,洮岷一带还有很多样民,是从内地迁徙来教化当地人的。岷州十七里中有一里就是从岐山县迁徙而来的样民。古人在《岷州竹枝词》中有“家家板屋留风土,半是岐阳旧样民”的诗句[22]。可以肯定地说,明朝初期的确有大量军屯移民进入陇西走廊并定居下来。

  明朝在陇西走廊中施政的又一重要举措就是沿用惯例,实施茶马贸易,以茶驭番,加强了对边疆少数民族的统治。洪武五年(1372年)开始设立茶马司,初设洮州、河州、西宁三个茶马司,后又添设庄浪茶马司,还实行“金牌制”加强对茶马贸易的管理,使河、湟、洮、岷地区成为明朝得马的重要基地。正如谢玉杰所言:“明代的茶马贸易,仅仅是明政府与居住在河、湟、洮、岷一带与川西地区的少数民族主要是藏族之间的贸易活动。明政府在这些地区推行土官制,同时又以茶马贸易作为进一步控制的经济手段。[23]”使陇西走廊中的河州、岷州、洮州等地成为明朝西北茶马贸易的重心。茶马贸易的实施,巩固了明王朝的西北边防,促进了人口流动,加强了边疆与内地的经济往来。20世纪90年代,临潭县还发现明成祖永乐年间茶马敕书、清康熙时洮州茶马信牌、清康熙时茶马领讫、清雍正时洮州茶马信牌、清雍正时有关茶马的地契等珍贵文物,为明清时期洮州茶马贸易的繁荣提供了有力物证。直至近代,洮州故地临潭仍然是贸易重镇,“故旧城商务,东至陕西,更沿江海而达津沪,西赴青海,南抵川康,北及内外蒙。[2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